港媒:贸易战或将刺破全球资产泡沫 引发严重金融危机

    香港《南华早报》网站7月10日刊发文章称,全球纸面财富(而非真实财富)大幅增加,随着贸易战发展,金融资产的估值调整很可能是惨烈的。一声枪响便可能会导致信心尽失,然后是恐慌,最后是崩盘。

    文章称,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关于贸易战“很容易打赢”的说法似乎太过愚蠢,根本不值一驳:在这种冲突中,根本没有赢家,只有输家。但更令人担忧的是那种常见的头脑简单的假设,即可以进行“有限度的”贸易战,只在全球经济体系外围地区发起战斗。只有在一两个规模相对较小、对全局没有什么影响力的经济体对彼此的进口商品征收关税的情况下,这种观点才成立;当世界最大的几个经济体刀兵相见时,那就另当别论了。

    显然,贸易是创造和维持全球经济活动的一个决定性因素。但推动世界发展的是金钱,金钱对贸易有着极其重要的影响,不仅是因为金钱充当交换的媒介,还因为所谓的“财富效应”,即金融市场对供求关系的影响。

    文章称,有几个数字可以证明这一点:每年的全球商品贸易额约为16万亿美元,再加上4万亿美元的服务贸易,总计约为20万亿美元。与80万亿全球国内生产总值(GDP)相比,这个数字相当可观。但全球金融资产的总价值远远超过了这两个数字,达到近300万亿美元。

    文章称,股票、债券和其他金融证券所代表的“纸面”财富显然影响着购买力。当这些证券的价格上升时,就会产生“财富效应”,从而提高购买力,增加贸易量和贸易额。当证券价格下跌时,情况正好相反。贸易随即减少。

    如今,这种“负财富效应”所引发的贸易和经济活动急剧下降的风险很大。尽管全球金融危机爆发后全球GDP和贸易增速非常低迷,但全球金融资产价值已经比危机前的水平飙升近50%。

    文章称,这意味着纸面财富(而非真实财富)的大幅增加,而大部分价值都集中在股票(70万亿美元)以及主权债券和公司债券(90万亿美元)上。甚至在特朗普启动这场鲁莽的贸易战之前,这些“膨胀的”估值也极容易受到股市调整的影响。

    文章称,随着战斗从“假战争”向真正的战争阶段发展,公司销售额和利润以及资本投资受到的影响开始显现,金融资产的估值调整很可能是惨烈的。一声枪响便可能会导致信心尽失,然后是恐慌,最后是崩盘。

    文章称,即使没有白宫“毁灭者”的进一步帮助,贸易也将因自身(失去)动力而崩溃。到了那个时候,他也会惊慌失措并试图扭转这些愚蠢的贸易举措,但如果资产估值和企业信心都疲软到谷底,他的任何努力都将无济于事。

更不用说全球的债务水平(尤其是企业债务水平)已经到了创纪录的高位。即使特朗普下令美联储逆转货币紧缩政策,同时其他央行也进一步放松银根,债务危机也可能会在企业利润下降的背景下像一只哥斯拉怪兽一样越来越大。

    文章称,如果这一切听起来像是末日预言,那正是它的本质所在。与乔治·索罗斯共同创立量子基金的资深金融投资者吉姆·罗杰斯最近预测,他一生中(75年来)最严重的金融危机即将发生,而且可能比大多数人所认为的还要严重。

    文章称,自上一次全球金融危机以来,经过十年创纪录的低利率,悬在全球经济头顶的达摩克利斯之剑已经变得越来越大。在特朗普手中,它似乎更有可能变成一个大规模杀伤性武器而不是传奇的希腊正义之剑。

来源:参考消息

浏览:182
编辑: admin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免责条款 粤ICP备19050133号 版权所有@策略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