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宗商品的四周期嵌套模型

    根据分析,我们得出大宗商品的周期嵌套模式。第一层次,从康波来看,康波是决定大宗商品牛熊市剧烈波动根本力量,一般情况下,一次大宗商品的剧烈牛市波动都会发生在康波的从繁荣向衰退的转换点,而这一过程持续10年。随后,将出现一个长达20年的熊市。在康波的其他时间里,会出现小级别的波动。本次康波的牛市发生在2002年至2011年,随后进入熊市。第二层次,即大宗商品的产能周期,这一周期更加贴近商品的工业属性,但其波动不由产能建设时间所决定。

  一般情况下,一个商品的产能周期历时25-30年,有一次10年的产能上升期和一次20年的产能下降期所组成。一个康波中嵌套着两个产能周期,目前我们得到的产能周期的启动点序列是1945-1972-2002-2030。其中,1945至1972产能周期嵌套在第四波康波的繁荣至衰退,1972至2002年产能周期嵌套在第四波康波衰退末期至第五波康波繁荣,而2002至2030产能周期嵌套在第五波康波繁荣至第六波康波复苏的开始。

  第三个层次,即商品的超级周期,他是滤去了商品的长期趋势后,得到的商品自身的波动周期,这个序列为18-20年。这个序列我们推测与实体经济中固定资产投资波动相关,更接近房地产周期。超级周期的形成可能与产能周期的波动阶段有关系。本次超级周期为2001年开始,2010年触顶,预测触底时间为2019年,历时18年。

  超级周期在一轮康波中存在3波,而复苏至繁荣,衰退至萧条一定存在一次。第四个层次为涛动周期,在一个超级周期内部,大概率存在着三个涛动周期,每个涛动周期相隔年限不等,但高点出现在超级周期的中后段的概率偏大。本次超级周期自2001年后,已经出现两次涛动周期,分别为2001年至2008年,2009年至2015年,我们推测第三次涛动周期将发生在2016年至2019年。如此构建一套大宗商品价格周期波动的四周期嵌套模型。

 我们分别计算了大宗商品产能周期、超级周期的价格波动幅度,首先,将产能周期分为产能上升早期和晚期,产能下降早期和晚期,从价格波动测算来看,产能上升晚期的价格涨幅高于产能扩张早期,而产能下降早期的下跌幅度也明显大于产能下降晚期。也就是在产能周期的高点前后,波动最为剧烈,而在低点前后,波动相对和缓。


根据这一模型的相互印证,我们对当前的商品价格的底部级别进行准确的定位。1、从康波周期来看,显然目前的商品熊市仍在持续中。2、从产能周期来看,目前处于15-20年产能周期下降期的中段,这里一定不是产能周期的最低点,但是产能周期中的价格下降将在下降6-8年之后到达低点,随后进入价格的横盘震荡。截止2015年,价格已经下降5年,如果以以往规律推测,价格低点在2018-2019年之间。3、从超级周期来看,本次超级周期始于2001年,高点出现在2010年,而根据规律推导,本次超级周期的最终低点将出现在2019年,这个年份与产能周期中的价格下降低点是重合的。

  同时,在触最终低点之前的2-3年,商品将出现双底形态,也就是2016年将出现年度级别的超跌反弹。4、以超级周期的内部涛动周期的规律来看,本次超级周期仅经历两个涛动周期,在2019年之前,一定还会再出现一次涛动周期,时间应该是在2016至2019年。

  上述定位说明,2016年之后的商品价格,首先将出现一次超跌反弹,随后在2019年之前再次探底,而在2019年之后,商品价格大概率进入横盘阶段,此时是可以对商品进行战略投资的阶段。而这个横盘阶段大致在2030年附近结束,随后,商品开启新的产能周期。


浏览:141
编辑: admin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免责条款 粤ICP备19050133号 版权所有@策略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