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君覃汉:未来十年不持有股票 和别人贫富差距会越来越大

回顾过去几年,从国内到国外、从资本市场到实体经济、从单一品类到大类资产,无一不在发生着巨大的变化。2014年股市、债市大涨;2015年股市遭遇股灾;2016年楼市暴涨;2017年债市大幅调整,大类资产的轮番大幅涨跌,导致金融市场剧烈波动,为防止由此带来的系统性风险,2017年各项金融监管措施密集出台,不论是靴子落地,还是监管长效机制的开启,未来陆续出台的各项监管细则,都会对金融业以及资产配置产生深远影响。

身处变局之中,投资者应如何配置大类资产?围绕这些市场热点问题,《华夏时报》记者独家专访了国泰君安固定收益首席分析师覃汉,为投资者带来最实用的资产配置建议。

《华夏时报》:目前在大类资产中,您最为看好的是哪个品种?

覃汉:传统意义上来说,大类资产分为债券、股票、现金、商品、地产五类。对于债券市场,中长期来说并不乐观。原因在于经济相对平稳的情况下,国家供给侧改革持续推进,涨价的现象迟早会从上游传递到中下游。也就是说全行业的涨价迟早会出现。而债券市场对于通胀更加敏感,2016年的四季度至今,债券市场一直在跌,但是通胀相对都比较温和。一方面是因为经济企稳的预期差在修正,另一方面是金融去杠杆的持续推进。如果说明后年通胀再大幅上升,就会有新的利空出现。

房地产市场过去十年里,任意一年买进去都能够赚钱,但现在事情出现了变化。房地产既有金融属性又有实物属性,国家现在对房地产严加管控,去除掉房地产的金融属性,只保留了实物属性,没有金融属性的房地产到底是涨还是跌?我想至少估值会下降。

今年来看,现金类资产表现并不比其他资产差,货币基金规模出现暴涨。平均有4%——5%的无风险收益已经很不错了,但到了明后年的话,短端收益率可能会下降,虽然央行持续加息,但目前短端的政策利率其实比短端的市场利率要低很多。原因在于目前的短端利率其实是被商业银行所发行的同业存单利率定价了。同业存单利率高的原因在于今年银行为了维持负债的稳定,必须不断滚动发行存单维持负债。但到明年,同业存单一旦纳入MPA考核,整个同业存单的发行量就得到相应控制,同业存单利率也会趋于下行,短端利率也会跟着下降,即使央行还在加息,但是只要幅度有限,现金资产的收益率肯定是要下降的。

商品市场2016、2017连续两年出现大牛市,未来几年可能仍然是牛市格局,但是波动会变大。特别是明年上半年,我觉得以黑色系为首的工业品可能会出现明显下跌。这个时候,商品这一块做多和做空的意义不会特别大,取舍不重要,交易更重要,对于实体经济的节奏把握更重要。

股市是我最看好的中长期投资标的。过去十年你如果不买房,你和跟其他人的贫富差距越拉越大,但未来十年你不买股票的话,你跟其他人的贫富差距会进一步拉大。如果中国经济一直稳定发展,那么在中国整体GDP超过美国的未来若干年内,中国股市一定会有很大的上涨空间。

《华夏时报》:目前来看,散户对A股其实十分悲观,但您说还是坚定看多,请您谈谈坚定看多的理由?

覃汉:散户悲观的一个原因在于他们买的股票一直在跌,但今年整个中国A股市场结构分化的格局非常明显。比如上证50、沪深300一直在涨,但创业板、中证1000一直在跌。出现这种现象的原因在于,现在整个市场投资风格跟前几年明显不一样,前几年经济基本面不行,企业盈利都很差,央行不断放水,这些热钱为了寻找出路肯定要买股票,去买成长性高的、概念玩得最溜的、估值最性感的。虽然现在经济基本面并未出现大幅提升,但大家对经济悲观的预期已经逆转,开始稳中求进,不追求玩概念,而是投身到价值投资。所以按照市场投资风格来切换的话,有业绩支撑的公司明年还会涨,没有业绩支撑的公司明年还会跌。

《华夏时报》:但是沪深300和上证50里面的绩优股已经涨了很多了,它还有可能继续涨吗?

覃汉:这就要看它的业绩增长能不能跟上市值增长的节奏。如果一家公司的估值提升明显透支了它未来几年业绩提升的空间,那么今年涨得最好的这些公司明后年不见得还涨这么好。近日上交所副总经理徐毅林表示,上交所打造新蓝筹市场,就是要把代表新经济的行业龙头和代表性企业,吸引到上交所市场来,形成集聚效应,使得广大投资者能够分享新蓝筹快速成长的发展的红利。同时我们可以预见,交易所未来新蓝筹企业还有很大提升的空间,其中可能会诞生类BAT企业或者独角兽企业,从而使大家能够在成长性的公司当中获得收益。所以我认为明年二线蓝筹上涨空间会很大。

《华夏时报》:您觉得下一轮牛市开启的标志应该是什么?

覃汉:我觉得现在牛市已经开启了,只是它是一个结构性的行情。2013、2014、2015这三年,其实就是上一轮牛市的初始阶段到过渡阶段再到主成长阶段。其实绝大部分的人并不承认2013年是一个牛市,因为当时大盘在跌,但是2013年确是一个结构性的牛市行情,创业板指数从600点不到一直在涨。现在回头来看,其实2013年就是上一轮全面大牛市的起点,创业板涨到一定程度之后行情扩散,就变成了全面牛市,引爆上一轮牛市的核心因素其实就是无风险收益率下行,但下一轮牛市由什么因素引爆,我觉得很难说,但是肯定会有一个扩散的过程出现。

《华夏时报》:您认为中国楼市有没有泡沫?

覃汉:这要看你如何去定义这个泡沫。房地产周期很长,这个周期可能会长到一个人的一生只经历两到三次房地产的涨跌周期,比如你是一个90年出生的人,从你开始记事开始,1997年中国房地产市场进入市场化运营机制,开始有商品房卖了,到现在房地产一直是涨的,但是这并不代表中国的房地产没有周期性,只是恰好你所成长这段时间,房地产处于上升期。

但是现在你可以很明显感觉到,房地产泡沫已经大到引起国家充分的警惕了,国家采取的手段就是将一二线城市、泡沫最大的城市的销量给强行压制住,对于三四线城市销量偏低的位置,政策还是比较友好的。

安德烈.科斯托兰尼说过一句话,经济和股市的关系就像主人与狗一样,狗永远跑在主人的前面。但它离开主人有一定距离的时候,又会跑回来找它的主人。这放在房地产市场同样适用,如果你用十年、二十年的维度去看的话,它依然是围着主人在转,但如果你用月度、季度这样的周期去看,它也可能会大幅偏离。

所以我觉得未来房价应该是跟现在一样,一线城市是缓慢阴跌的态势;二线热点城市有些价值洼地还要涨,但不会普涨;三四线城市经上涨趋势持续。所以未来全国房地产城市,总体价格应该是震荡、消化泡沫的过程。

《华夏时报》:不论股市还是楼市,对于监管都十分敏感,为什么今年的监管出来以后,市场反应会这么剧烈?

覃汉:因为它之前没有被预期或者没有被充分预期。就好像一个突然得了急性病的人,他可能会出现剧烈的并发症,比如咳嗽、发烧、呕吐等,我认为监管会成为一个长期的利空,就相当于这个人的病已经从急性病演变为慢性病了。如果是慢性病,你是感觉不到它的并发症特别强烈的,但是你的体质肯定比正常人要差。对应到金融监管也是一样,

开始你没有预期,而现在你已经习惯在这样的严监管下生存了。而且,影响市场价格的因素很多,比如说经济、货币政策、市场的微观结构、通胀等,监管只是一个方面而已。

监管在中国具有不可预测性,因为整个市场还并不成熟,监管层跟市场也没有建立一个有效的沟通机制。所以监管政策出来,要不是突发的利好,要不就是突发的利空,市场会很慌乱,导致这个市场暴涨暴跌。但实际上未来只要监管部门跟市场加强沟通,消除预期差的话,即使细则陆续出台,对市场也不会有特别大的冲击。

浏览:284
编辑: admin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免责条款 粤ICP备19050133号 版权所有@策略网